忍者ブログ

人生を伴う

被春雨潮濕了一地的思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被春雨潮濕了一地的思念

濛濛春雨絲絲情,莫道人生春不逢。枝上春花又滿樹,但求一朵為春紅。
南方的早春,這個時候都是霧濛濛的,去年是這樣,今年還是這樣。已經好些天了,整個天空都是灰色的霧靄,飄落的細雨比牛毛還細。肉眼很難看見雨絲的飛揚,然而實實在在的是,地上這裏濕一片,那裏濕一片。
廣東不下雨的這個時候,天氣是很暖和的。一連幾天這個樣子,剛剛除下的毛線衣又穿上了。元宵一過這邊的工廠基本上都要開工了,nuskin 如新前幾天冷清的樣子一改常態。越來越多的人又回到了多年工作的這裏,路上不斷有行人經過。
空中的雨似乎受了人群的感染,也開始興奮起來。原先看見的細雨逐漸變得有了輪廓,有模有樣。天色也逐漸灰暗,霧靄更濃,細雨在柔風的纏繞下,開始翻飛。到處飄,到處挑逗路人、樹木,染濕行人的發梢、眉尖。把樹上一片片寬大的、細小的翠葉,染得濕油油的,閃亮閃亮……
在這樣細雨紛飛的季節,最容易觸動心靈深處乾枯的領地。濛濛細雨絲絲情,何處人生花滿天。立春早過,雨水多雨,春雨潤情。
一年四季都有麗影的黃槐花依然可以捕捉它的芳姿。美麗異木棉的花朵幾乎已經在冷冬落盡,縱使在這個早春還可以見到它的樣子,也已經是殘身零核不忍再看。旺了一個冬季的紫荊花勢頭十分至少還有三到四分熱度,美麗的顏容依然俏皮。
這個時候,最醒目的要數紅幹層了,一朵朵紅豔豔的花絲毛在柳條纖纖的長手枝頭擺動。(紅千層是一種南方的柳樹花,秋冬季的品種呈樹枝狀,春季的略呈線柳狀,長長的細枝條,枝頭花朵的花瓣呈針形、大紅,密密麻麻,數目多且一層一層成千上萬,故名紅千層)晃來晃去,nuskin 如新象穿紅衣蕩秋千的少女,美極了,撩動多少人的心潮。
去年花下思君容,轉眼又春仍不逢。年年相思長夜淚,江水滔滔隔山重。天上的細雨滋潤著春天的萬物,各種花草樹木都在貪婪地吸取著春雨,無論春雨再怎麼濕潤,卻始終無法飄進我乾枯的心田。
多少個日夜,我一直渴望著遠方魂牽夢繞的人能來到身旁。感情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人理得清楚的,任何人都有追求感情的權力。能不能擁有,是否可以擦出閃亮的火花,又是另外一回事。從一開始的竊喜、興奮到慢慢的茫然、失落,我漸漸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曾明白的話語。一段感情,並不是光有兩顆坦誠真摯的心就可以的,社會背景、經濟狀況、距離這些都很重要!
想想自己曾經象個孩子一樣粘著別人,總希望每時每刻,喜歡的人都可以陪著自己。想起時一個電話、一個短信隨叫隨到。然後兩個人天南地北、海闊天空、甜言蜜語、打情罵俏。然而,現實的生活遠遠不是這樣,遙遠的距離,各自的家庭都是橫隔在彼此之間一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從沒有後悔與觸動心靈深處的那道聲音相遇,雖然不曾相見。那是我聽過這個世界最美的天籟之音,如山風拂林、如清水洗石、如春雨潤地。每當聽到來自遙遠的聲音時,都會淚濕眼眶,心也跟著象春雨一樣潮濕起來。我知道,要聽到這個聲音是多麼的困難!一次又一次的渴望,渴望變成奢望,慢慢的就成了失望。就象乾燥的秋天永遠落不下春天的細雨一樣,心也被失望漸漸烤成夏日的焦土,乾裂。
你說,今年木棉花開的季節來看我。去年秋天聽到這個消息,誰都不知道我高興成什麼樣子。雖然日子還長,我依然每天踮起腳尖朝天邊眺望。我不敢放過每個日子,生怕你是乘雲朵突然從天而降。等呀等,盼呀盼,盼過多少個日子。鴻雁南飛,霜染秋楓,樹上的紫荊花又笑了一個冬季,那一朵朵象徵你的臘梅又在白雪的融化中漸漸隱退了身影。nuskin 如新南方的柳樹開始露芽長葉,紅千層早已紅遍了這片熱土。木棉樹光禿禿的高大身子開始紅色、橙色的花朵打扮。
你會來嗎,真的會來嗎?我渴望著與你相逢,在高高的木棉樹下,牽著手一起數滿天的花朵,聽你的聲音象春雨滋潤乾枯了整個冬季的大地一樣流過我淒苦的心田。這一生,只要能有一次機會那怕只是讓我看看你,就只是看看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也就知足了。
春雨還在飄,飄落的姿勢越加肆無忌憚。勁頭更足了,河面上泛起薄薄的暖汽霧,遠處的錦屏山濃霧繚繞,半山腰的觀音寺已完全籠罩在霧雨的迷煙裏。不知道許的那個願是否也被籠罩了。近處的榕樹,大葉榕、細葉榕、落葉榕都被春雨潮濕了滿樹的葉子,地面不平的低處已經有了積水。我心中沒有撫平的地方也是思緒滿腔,我知道現實只是一場美夢,我的心只是今天被春雨潮濕了一地的思念。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